当前位置:首页 >> 最新文章

品牌开辟新兴市场要互动适应潜规则后弦

2019-10-16 17:34:55  捜狐娱乐网

[会商宝农业纺织网导读]在品牌全球化营销的当下,品牌面对的不仅仅是销售市场和制造基地的向外延伸,还要适应风俗各异的“潜规则”。

在品牌全球化营销的当下,品牌面对的不仅仅是销售市场和制造基地的向外延伸,还要适应风俗各异的“潜规则”。

若想要在印度销售自己的产品,迅速打开这一新兴市场,品牌可能得花不少钱来打点各方的关系了,不然就要面临关店的风险;而在越南,通过合法渠道进口假冒名牌产品也能相安无事,因此奢侈品牌门店会选择将正品谎报成廉价的中国山寨货来清关逃税。

要开店就要行贿的印度市场

香港企业家Ramesh Tainwala曾整整花费18个月的时间运作品牌服装在印度市场销售的事宜,这么长的时间的调研,他搞明白一件事情:若要在印度成功展开生意,不行贿是行不通的。

这位五十五岁的商人曾拥有美国时尚品牌Guess、诺帝卡以及英国零售商Next和Debenhams在印度的特许经营权。但去年九月,他将这些都出售给了印度企业。

援引外媒消息,现为箱包品牌新秀丽亚太及西亚地区总裁的Tainwala无奈地表示:“现在在印度市场想做成生意却不想行贿,那是不可能的。”而他自称他本人过去拒绝向有权力颁发经营执照的官员行贿。

作为下一个零售商纷纷抢占的战场,印度的零售市场已达5000亿美元,并且还在以每年20%的速度增长。目前该市场依旧以小型的商店占据主导地位,世界零售巨头如沃尔玛和宜家通过艰难地努力终于在去年获得了进入的权利。

但是一系列令人生畏的“许可”迫使零售商不得不通过中间商或是地方合作伙伴支付所谓的“快钱”来开店,一家传统的超市若想在印度成功开业至少需要40多种各种各样的许可证。货架、橱窗广告招贴等等都需要单独的许可证。想要在店内放音乐吗?先拿到许可证吧。

“有很多的部门牵涉其中,开一个店需要的许可证之多让人觉得莫名其妙。”上述新秀丽高管抱怨。

正是获取上述名目繁多的许可证的过程中滋生出诸多贿赂,这无形中增加了零售商的经营成本、削弱了盈利空间。同时,这也增加了企业的风险,因为在印度和其他新兴市场司空见惯的行贿行为在其他市场仍然是非法的。

英国鞋履品牌Clarks的一位高管亦表示该公司从2012年开始申请的一个全年营业许可证至今未获批准。Clarks的计划是在印度开设五间店铺,其中三间需要获取许可证,Clarks被要求每间需要获取许可证的店铺要向批准部门的8位官员每人支付6万卢比,每间店铺为获得许可证需实际支付50万卢比,而官方规定的费用则为每间店6000卢比。

以真乱假

名目繁多的“许可”滋生出的行贿成本令在印度开拓市场的高端品牌无可奈何。而在另一个奢侈品新兴市场——越南,奢侈品牌门店的店主试图通过各种手段来逃避进口关税。

不像其他非法制造或贩卖奢侈品的商贩,在胡志明市的古驰和Milano门店出售的均为正品手袋。然而为了逃避进口关税,这两家店铺谎报产品为来自中国的山寨廉价货品且每件价值低于7美元。事实上门店的产品均为意大利进口然后辗转香港运至越南。

2012年11月,当地警方抓获了装满古驰、Docle&Gabbana品牌的手袋、衣服等产品的四辆卡车,当时它们正开往这两家门店位于喜来登西贡酒店地下室的仓库。经调查发现,这些商品由香港一家名为Nam De Company的公司负责进口,然后每件以产自中国并且在1.8~7美元之间的价格清关。

一名经济犯罪调查科的警官告诉越南当地媒体,两家门店陈列的商品标价为数百万越南盾,但却没有标明它们是产自意大利的。两家门店在2012年的营业额超过120亿越南盾。三名海关官员因串通逃税事宜被停职。

越南奢侈品市场供应商之一的Ta Giang Linh公司也被海关发现以相同的手法从意大利和法国等地进口古驰和圣罗兰的商品,只缴纳了2500多美元的进口关税,而按照商品超过19万美元的实际价值,应付关税超过7.6万美元。

广州不锈钢回收公司

鸡西煤机厂

深圳人才落户

友情链接